人員甄別欄目合作狐說西游分數引擎
首頁>新鮮事>【中國夢·黃河情】秋水長天鴻雁來

【中國夢·黃河情】秋水長天鴻雁來

2020-09-19 15:14:51作者/來源:央廣網

      秋水長天鴻雁來

       央廣網洛陽9月18日消息(記者任磊萍 通訊員楊芬)“白露,一候鴻雁來;二候玄鳥歸;三候群鳥養羞!卑茁哆^后,天高云淡,對于氣候最為敏感的候鳥,便發出集體遷徙的信息,準備向南飛遷。51歲的馬朝紅一如既往地扛著她十多斤重的高倍照相機奔跑在黃河濕地,追逐著鳥兒們動人的身影,期待著一年一度與侯鳥們的“黃河之約”。

21.jpg

馬朝紅在觀測鳥類(央廣網發 采訪對象供圖)

  馬朝紅是黃河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孟津段的一名管護員。從1999年起,她就和父親一道接力守護著這方脆弱的生態系統,守護著上百種鳥類的家園。附近的村民都稱她是“黃河女兒”、“濕地精靈”的“守護神”。

22.jpg

孟津黃河濕地(央廣網發 杜卿 攝)

  黃河在河南省境內長達711公里,流經28個縣(市、區),沿線濕地面積213萬畝。河南省林業調查規劃院野生動植物與濕地監測站站長王春平說,河南省黃河濕地位于亞熱帶和溫帶的過渡地帶,濕地中既有峽谷地貌,也有廣闊灘涂,是候鳥在遷徙途中的‘加油站’,也是許多候鳥南下越冬、北上繁殖的‘終點站’。這里不僅飛鳥云集,而且像青頭潛鴨、中華秋沙鴨、黑鸛這樣的珍稀野生鳥類更是在人們的翹首以待中翩翩而至。

23.jpg

孟津黃河濕地(央廣網發 杜卿 攝)

  2012年2月,新鄉黃河濕地首次發現瀕危物種震旦鴉雀;

  2014年11月,孟州黃河濕地首次現身瀕危物種斑頭雁;

  2017年1月,民權黃河故道國家濕地公園首次監測到4只青頭潛鴨,兩年后,不僅種群數量擴大為180多只,還監測到成功繁育的過程;

  2019年,一萬多只大天鵝“攜家帶口”來到三門峽黃河濕地過冬,32只黑鸛飛臨孟津黃河濕地……

24.jpg

孟津黃河濕地鳥類觀測站(央廣網發 張繼宏 攝)

  河南省林業局濕地管理處處長卓衛華拿著一組數據告訴記者,黃河河南段各類保護區有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黑鸛、金雕等9種,國家二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33種,是全國分布大鴇、大天鵝等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數量最多的地區之一。卓衛華說,鳥兒是自然界的精靈,只有食物充足了、環境安適了、人為干擾少了,它們才會在遷徙的途中歇歇腳,當然有的鳥兒也會與黃河一見鐘情,就此放下驛動的心,安然成為黃河濕地躍動的風景。

25.jpg

天高云淡 鳥翩翩(央廣網發 張繼宏 攝)

  濕地觀鳥的工作辛苦,常人難以想象。既要保持濕地原有生態風貌,又要清晰記錄下鳥類的狀況。馬朝紅總是每天清晨五、六點鐘出門,帶上十幾斤重的高倍望眼鏡、專業照相機,靜靜凝視著遠處黃河河面上成群的鳥兒,無論寒冬與酷暑。為了拍攝清晰,馬朝紅的望眼鏡比常見的望眼鏡要大的許多,照相機也是與眾不同,長焦鏡頭四十多公分,三、四公斤的份量,因為個頭特別大,有些網友總是戲稱馬朝紅的觀鳥拿的是“長槍短炮”。最初結識馬朝紅是二十年前的盛夏。她帶著5歲的兒子,跟在父親馬書釗的身后,學習觀測鳥類、記錄數據、采集樣本……自小在黃河岸邊長大的馬朝紅,與黃河濕地有著不解之緣。父親馬書釗是孟津縣林業局林政股股長,曾制止了200多次捕殺鳥兒的行為,后來辭去了職務,只身來到黃河灘區,做了一名護鳥人。父親愛鳥、護鳥,潛移默化地感召著女兒。馬朝紅也選擇了這份守護的工作,而且一干就是二十年,她親眼見證了黃河濕地二十多年的生態變遷。

  黃河孟津段自古以來就是水草豐美之地。但曾經有一段時期,灘區濕地肆意開墾,遍布養殖場、采砂場,任意撲殺獵取鳥類的事件頻發。馬朝紅和父親四處奔走呼吁保護濕地、保護鳥類。馬朝紅回憶說,在黃河岸邊的孟津縣會盟鎮有個一萬多畝的采沙場, 73條抽砂船、12條生產線日夜轟鳴。砂場清退時,還留有幾十萬立方米砂石,堆得有三四層樓高,用60噸的大卡車不分白天黑夜運了28天。

26.jpg

野生鸕鶿在黃河岸邊安家落戶(央廣網發 張繼宏 攝)

  2003年6月,國家建立了河南黃河濕地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退地還濕、生態補水、栽種綠植。沙隱綠現,人去鳥來。目前,河南省在沿黃區域已建立5個濕地自然保護區。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省財政累計投入6000多萬元,先后在沿黃各市新建濕地公園8處,保護濕地面積17.2萬畝。通過推進濕地保護立法、打擊破壞濕地資源行動、開展濕地保護恢復工程,濕地生態系統質量明顯提升。如今,在黃河濕地,有無數個像馬朝紅這樣默默奉獻的守護者,才有今天黃河沿岸水草豐茂,鳥類流連忘返的“家園”。

  在長期的觀測中,讓馬朝紅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打眼一掃就能判斷出一群鳥的種類和數量。但馬朝紅最喜歡做的事還是讓群眾通過望遠鏡觀測鳥類,普及鳥類習性知識,讓越更多的人加入愛鳥護鳥的隊伍。馬朝紅說,觀鳥其實就是在關注我們自身的生存環境,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只有全社會都形成愛鳥、護鳥的環境保護意識,才能真正改變濕地的生存環境。


[編輯:李璐    審核:曹艷平]
十一运夺金带单